您的位置:首页?>?财经频道?>?经济台>正文

河南公安用酷刑“烤全羊”致受审人员生不如死

时间:2017-04-19 16:40:05????来源:舆情日报网????浏览次数:46????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\

\
\
\

  2017年2月17日凌晨1点20分左右,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饶良镇二户岗村民刘海龙正在深睡,社旗县刑警队赵政(音)带领公安人员共7人,酒后手持凶器(铁锹、枪、棍棒、连板、砖头,有视频为证)闯入刘海龙家无缘无故强行把刘海龙抓走。然后一行人把刘海龙带至郝寨派出所,把他带进一个房间在没有视频监督的情况下让他跪下,有两人用脚往他大腿上跺,有两人用手扇他耳光,赵政问:“大胡子在哪,你认识吗”刘海龙说他不认识,赵政说:“行,等下你就认识了”说罢让他蹲下两手脖分别用手铐铐手和脚,用钢管从双腿弯中间穿入,然后两人把他抬至两个桌子中间,四肢朝上吊起来,还问“大胡子是谁?”刘海龙说“我不知道”,赵政说:“今晚你如果不说清楚,非打死你不可"。刘海龙说“以前我父亲就被公安局冤枉过”,赵政他们就说:“你父亲那时也不比你好过,打你们又怎么样,冤枉你们又怎么样”还说:“闭嘴,从现在开始,你一句话都不要说”接着他们把吊扇打开,一人蹬头一人蹬腰,让他像秋千式摆动,赵政、牛宝栓、用脚跟踩他大腿,用手扇耳光。接着赵政又问:“你们几个是怎样偷的电线”刘海龙说:“我没有偷电线,也不知道谁偷的”在此期间吊着他用木棍打他的脚底,还用电线往他腿上抽,他疼痛难忍,呼喊救命,他们就拿地上的脏手套和烟盒塞入他嘴中,不让他呼喊,让他想象怎样偷的,一会儿再说。这时,有一个喝醉酒拿枪的胖子拿着手机让他看黄片,还用手机电筒对着他的眼睛照。一边照一:边问;“这样刺激吗?”。他们说:“如果你觉得难受了,就咬自己的裤腿会轻松一点”,他实在是疼痛难忍就咬自己的裤腿,咬裤腿时那个胖子两腿岔开对着他的头两腿夹着他的头,问:“是不是想咬他的生殖器? ”然后他们就哈哈大笑。在不能动的情况下,一个喝的路都走不成的大个子,穿着鞋往他嘴里和脸上蹬,并用力踩他的腋窝,他们几个人都说,喊“爷”就把你放下来,他实在疼痛难忍就喊了,有一个人说你喊“爷”也不会放过你,这时还一直吊着他,他们一边抽烟,一边哈哈大笑,七个人轮流睡觉,轮流折磨他。就这样,他们反复折磨也不让他喝水。刘海龙至今能清楚指认这七个人。刘海龙生不如死,痛不欲生的情况下,他把嘴中东西吐了出来,那个大个子看到了,就拉着他的衣领用力打他的脸,打他的脸的同时,把桌子上的一个打印机碰掉在地上,还对他说:“如果有人问,你就说是你碰掉的”还用一根粗棍子往他没穿袜子的脚底用力摔,边摔便问“疼不疼”刘海龙说:“不知道疼”他就说“这样才享受”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实在是受不了了,看到旁边有根电线,就想咬着电线想自杀,还没咬断被其中一个胖子看到了,就把他拔出来,又用力打他的脸,用棍摔他的脚底,问他“还咬不”接着用一条毛巾把他的嘴绑住,他们几个在旁有说有笑,这个时候大概是早上他们轮流吃饭,他们继续打他,他们把他抬上抬下反复折磨,又等了一会儿,把嘴里的毛巾解开,追问电线是谁偷的?然后,他们就继续打他,问他从小到大偷过什么?刘海龙说“什么也没偷过”他们就说“没偷过也不行”就一直吊着不放。口渴难忍,问他们要水喝,在他们不给水喝的情况下刘海龙用舌头舔自己的鼻涕止渴,他们说要不然你张开嘴我们给你尿点尿喝,就这样他们把刘海龙反复折磨至下午三点左右,在这长达十几个小时七人轮流殴打折磨中刘海龙晕死几次(在此期间大小便失禁,一个双眉中间长颗黑痣的人一直拉着刘海龙的指头不知道在干什么)后来看刘海龙不行了,他们看情况不对,四个人把他抬到车上拉至社旗县健民医院抢救,到医院后刘海龙头部能动,全身已不会动,四肢肿胀,睁开眼后,看到多名公安人员在场,其中一个瘦小公安问;“赵政你们是不是给刘海龙下边坠东西了吧”他们一起回答:“什么也没吊”随后,医生给刘海龙打一小针,他就不清醒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睁开眼后看见自己在吊水(输液)。在这当中,没人的时候,赵政对刘海龙说:“只要你出去后什么也不要讲,你干着农网改造我在电业局给你搞200万工程,如果你说出去你也有一家老小,你也不傻,后果你自己考虑”输完水至18日晚,在刘海龙脚肿穿不上鞋的情况下赵政给他买一双大拖鞋,在他不能动的情况下,把他咬烂的裤子脱掉,换上一条新的。几个人把他抬至车上,拉至看守所,在车上,赵政给刘海龙买两床被子,并交代,没人时我们搀扶着你,有人时你给我咬牙坚持走路。在没有任何医检的情况下,让刘海龙坐下签的字,赵政说“给你交了300元生活费”并交代你不能说我们打你了,在关押期间,刘海龙的父亲刘金东找赵政几次问情况,他一直说刘海龙没事(只是和李占海通话频繁,查清楚过几天就放了)。

  2017年3月11日,精神崩溃的刘海龙被放了出来,整夜做噩梦,行动不便,不会走路,茶饭不思,不吃安眠药难以入睡,睡觉当中会突然惊醒,满身汗水,在家医治三日,我看情况不好,把他送于南阳中心医院救治,现在诊断结果都已出来,(有医院珍断证明)。

  家属要求检察机关去郝寨派出所调2017年2月16日晚1点20至2017年2月17日晚监控,看刘海龙是怎样进去的,又是怎样出来的,还有社旗健民医院6楼2017年2月17日晚5点至18日晚监控,刘海龙是怎么进去的,又是怎么出来的。并急需要求把刘海龙的病看好,要求司法鉴定,请求把刘海龙咬烂的裤子和毛裤找到,要求处理依法处理违法办案人员并撤销取保候审,还有刘海龙清白。

  社旗县刑警赵政等人,以身试法,目无党乡国法,涉嫌打击报复,乱用私刑,手段极其残忍、恶劣,无视法律,无组织,无纪律,刑讯逼供,他的言行举止已经严重破坏了公安队伍的形象,理应绳之以法,清除出公安队伍,为群众除掉这个害群之马,真不知将还有多少百姓会遭受这样不白之冤!

\
\
\
\
\
\

免责声明:本网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的信息,内容未经本网证实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

相关新闻